哥回來了-1

1


  當木棺抵達齊貝林宅邸的那天,昨晚深夜的小雨已不見蹤跡,乾爽的地面襯托著孩童們嬉戲追逐的步伐,建築物的影子斜斜投射在庭院池子中,天空潔淨得沒有半片雲,帶著暖意的陽光點綴在行道樹上頭,葉片閃閃發亮,是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就算是這樣適合出遊、適合歡笑的日子,也沒有將纏繞在威廉心頭的愁雲慘霧化解開來。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已經將近一整天都沒有進食,焦慮得都快發瘋了,他不斷地走來又走去,口中不斷喃喃自語:辦不到啊……不可能的……我做不到……
  無論他再怎麼努力,手中的鐵球依舊毫無動靜,既沒有照著父親所說的開始旋轉,甚至當齊貝林家的門鈴聲響起時,威廉的手指都還在不由自主地瑟...

04 Jul 2019

人形焼のカタチ

  他這些年來顯得有些不俐落的手指總算逐漸找回手感,反芻過往記憶,鍋內的白糖與蛋黃與蛋清與麵粉一同在順時針中攪消了原先的模樣。真武試了試味道,藍青色爐火照亮他不帶情緒起伏的臉,模具則在指導下事先涮好了油,正滋滋滋地響。以前他做的人形焼到底是什麼味道?真武幾乎忘記吃起來的滋味,他只記得,是種帶著溫度的甜味,是閃亮的雙眸,是打從心底感到歡喜的笑容,是臉上幸福的潮紅。是他握住對方的手時,從指縫間感受到的體溫。是擁抱時與汗水混雜的氣味,是叫著他名字的樣子。真武將乳白帶稠狀的麵糊順著鍋沿倒進模具中,蓋上蓋子,聽著機械心臟的指針數數。
  指針轉了一圈,把人形焼翻面,熱氣撲上他光裸的半身,想到又能讓玲央...

19 Jun 2019

黃金週、武士、偏食

  車鑰匙在頎長的手指上轉動,從食指指尖順應離心力以順時針方向旋轉,轉啊轉地掉進指縫,被他一手握入掌心。手機螢幕畫面自大眾交通工具轉乘APP切換回股票動態,飛快地按下賣出,才轉成飛航模式。淺灰色眸子裡沒有光亮,幾個小時前,他與從各地傾巢而出的人群擠在一塊移動,電車、車站、大街、商店與餐廳到處人滿為患,好不容易在前排的座位坐下,將手機和鑰匙一起收回口袋前,他想到貼在門口宣傳海報上對方的扮相。

  那人來去一陣風,三天前突然收到「現在在宿舍樓下,但忘了帶門卡,抱歉,來幫我開個門」的訊息,儘管他知道他的劇團巡演會在今晚抵達東京(劇團推特上寫了行程,不非常詳細卻易於推測),還以為會和團員們集體住飯店,沒...

30 Apr 2019

  「那男人是個深淵。」幻影說:「雖然只有很短暫的時間,但我永遠忘不了那種感覺,絕不!就連現在,我也記憶猶新……臣服於他時,他所說的一切都令你感到心悅誠服,毋須擔憂、毋須煩惱、毋須煩惱,甚至毋須思考──只要把一切奉獻給他就好了。他所想的就是你所想的;他所要的,便會是你所冀求。」
  少年撥弄書頁邊緣的動作停了下來,並未開口,他眨了眨眼,視線落在龜殼邊緣,見幻影繼續說:「你將一切投入深淵,那種日子生不如死,就算最終你一無所有,他也會讓你覺得──沒有比這還要更好的人生!」

30 Apr 2019

《Goodnight JOJO》

書名│《Goodnight JOJO》
配對│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喬瑟夫喬斯達 x 西薩齊貝林

繪者│robu


規格│♂/右翻A5/頁數未定/約20000字
價格│ 150 NTD(暫定)

內容│寫意不寫實(大概)波紋戰士的海島純愛調皮搗蛋愛愛故事(有嗎)
未成年請勿購買及閱覽,購買時請出示證件。

Stars' Journey 2攤位碼│A03─是誰住在深海的大棺材裡


↓↓↓簡體字試閱↓↓↓


1


  一月罗马的天气少了伦敦的阴晴不定,又比纽约多了些温润的暖意。儘管交通没那麽发达,食物倒是挺好吃的。

  只可惜乔瑟夫无暇欣赏那些沐浴在阳光下充满辉煌历史的石砌建筑,他先...

27 Feb 2019

  人行道,路燈,班馬線。步行。自動門,背景音樂,乳白色菜籃。在手上掂了掂重量,暖黃日光燈下新鮮的色澤,湊近鼻尖聞到的熟成香氣。信用卡帳單與「謝謝」。步入回程時在腦內演練的料理步驟,夕陽慢慢沒入建築物,房卡嗶嗶一聲開了大門。

  總是不太一樣的皮座椅,紅綠燈,十字路口。煞車與油門。電梯,廣播,有些磨損的醫生包。晃眼的強光,死白的,刺鼻消毒水的味道。醫護帽,口罩,乳膠手套與「開始吧」。病床輪在平滑地面滾動,靜止,交談前短暫的無聲,手術燈亮起,儀器嘟─嘟─地運作。


  清洗後磨利刀具。

  翻開書頁的動作。


  蘿蔔、紅蘿蔔從正中心切開,細切為丁狀。蔥與薑切段成片。醬油...

17 Jan 2019

遠回り

  雨後泥土地乾了大半,踩上去有些軟。他們加緊步伐,大氣也不敢喘一聲,經過數不清的鐵網(好吧,其實是三十七道),當他鎖上最後一扇門,這才回過頭來,望見兩道鞋印跟在他們後頭。

  不覺得我們這樣很像偷闖工地的貓嗎?
  啊……水泥還沒乾就踩上去的那種。
  就是那種。……還是說,會讓你想起以前走在沙灘上的事情?
  我比較煩惱鞋子髒透了,我才剛買的。
  日向同學要跟我換鞋穿嗎?
  你的也髒透了吧……
  啊哈哈,說的也是。

  見日向臉色舒緩下來,狛枝笑嘻嘻的,拿走鑰匙,隨意便往一旁丟。他們繼續向前走,離目的地越來越近,地面也越來越硬實,鞋印也就漸漸淺了。後來乾脆背過身來,看著他們的腳印倒退走。狛枝慢條斯理...

01 Jan 2019

日向创中心本《Hinata Hajime》网路全文再录



20156月所出的日向创中心本《Hinata Hajime》的全文
※姑且为狛枝中心本《悪梦と楽园》及日狛本《肋骨と心臓》的后续故事(可单独阅读)。
※封面:十翼


#1

  我的名字叫日向创。
  虽然有些突然,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一些小故事。
  关于自身的事──没错,关于我的事,关于日向创的事。不是别人,是我自己的事。
  一些细碎又不重要的事,听过的人往往一笑置之便弃诸脑后,是这种程度的事情。由于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所以我不得不说。就像走进不曾来过的酒吧,向臭着一张脸的酒保点了酒,酒酣耳热后随意地和邻座的陌生人搭话,像是聆听他人事那样继续看下去吧。

  我现在坐在日本北海岸某间小旅馆的双人房...

01 Jan 2019

  刻在手掌與指節的細小疤痕一條又一條,或許有褪去的一天,花房柳無法忘記他見過它們裂開,見過血從傷口裡流出來的模樣。他捧著那雙手,慎重而仔細地吻著。


  當他學弟那雙湛藍的眼睛從厚重鏡片裡面望他,沾著迷濛水氣,眨了眨眼,掛在睫毛上的小水珠便撲簌簌地掉到臉頰上。那是第一次對方全身溼得像只落湯雞,看見那模樣,花房柳默想其實自己不愛說謊,只是究竟該如何定義那些蜜與血液,區別表層與裏層,分辨那些從他身上被榨取的與他渴望從他人身上汲來的甜汁蜜液?於是,他只是沉默地回望而沒有答覆。


  第二次見到渾身濕透的對方,從一片空白掉落寢室,花房柳不是第一次經歷惡夢,卻從沒令他感到如此難受作嘔,像是用刀...

30 Dec 2018

  承太郎的身上有股好聞的味道。混在菸草味和古龍水裡,花京院說不出是什麼,只覺得好聞得很,帶著點清新的花果香,令他聯想到白珠樹的舒爽香氣。旅途中一行人都用著相同的清潔用品(除了波魯納雷夫),卻也不見誰沾上那樣的味道,就連他自己也沒有。後來氣味變得越來越淡,花京院要湊近到他頸間才能聞到絲毫。他拾起承太郎的手指,輕嗅留在指節上淡淡的焦油味,忍不住問起那股消失的味道到底是什麼。承太郎先是沉默了一會,視線落在倉促間掛在椅背上的制服,他眨了眨眼,彷彿又看見無比灼熱的荊棘攀附在母親的後背,過了一會才說,誰知道呢。


10 Dec 2018

似是而非

1

  大概很少人有機會可以真正客觀地看待自己的身體。
  好比說照鏡子吧,儘管可以看見倒映的身影,也是左右相反,不是那般對稱;好比說拍照,將剎那間的景象封存與一張小紙片上,景物也跟著等比例的縮小;好比說畫像,則是他人眼中所折射呈現的自己,就更為失真了。
  又好比說,藉由他人口舌,讓史比特瓦根說說「喬斯達先生是個怎樣的人」,或讓艾莉娜喬斯達說說「喬納森是個怎樣的人」,再讓迪奧布蘭多說說「喬喬是個怎樣的人」,肯定可以得到各種不同的答案吧。

2

  純粹物理的,純粹以他者視角實際凝視自身肉體的經驗,又有多少人經歷過呢?
  迪奧布蘭多與Dio站在喬納森備戰室旁的走道交叉口上,彼此不發一語,巍然不動。
  Dio...

04 Dec 2018

  迪奧的夢的味道從泥土味變成了花香。曾經多麼污臭,現在就有多麼芬芳。但花跟泥土之間的關係是養分和成果嗎?迪奧說不是,他情願不曾沾染泥土,喬納森覺得從泥中能生出花是一件很美的事,迪奧說那是因為你只當過花,你從來沒做過泥土,這不過是花的傲慢感受。
  但你也是朵花啊,迪奧。喬納森會這麼說。
  迪奧從埋在泥土地時(或許我們該稱之為種子)就覺得自己必然要開花結果,會散發最強烈的花香,果實纍纍,要是整座花圃裡最好的一株。但聽到喬納森這麼說,他才又有了被埋回土裡的感覺。
  喬納森喬斯達無心的行為和話語總會把迪奧布蘭多打回原型,告訴他什麼才是真正擁有良好品種的鮮花,而什麼是噴上廉價香水的人造假花。

18 Nov 2018
1 2 3 4 5 6 7
© Gray,gray,g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