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太郎的身上有股好聞的味道。混在菸草味和古龍水裡,花京院說不出是什麼,只覺得好聞得很,帶著點清新的花果香,令他聯想到白珠樹的舒爽香氣。旅途中一行人都用著相同的清潔用品(除了波魯納雷夫),卻也不見誰沾上那樣的味道,就連他自己也沒有。後來氣味變得越來越淡,花京院要湊近到他頸間才能聞到絲毫。他拾起承太郎的手指,輕嗅留在指節上淡淡的焦油味,忍不住問起那股消失的味道到底是什麼。承太郎先是沉默了一會,視線落在倉促間掛在椅背上的制服,他眨了眨眼,彷彿又看見無比灼熱的荊棘攀附在母親的後背,過了一會才說,誰知道呢。


10 Dec 2018

似是而非

1

  大概很少人有機會可以真正客觀地看待自己的身體。
  好比說照鏡子吧,儘管可以看見倒映的身影,也是左右相反,不是那般對稱;好比說拍照,將剎那間的景象封存與一張小紙片上,景物也跟著等比例的縮小;好比說畫像,則是他人眼中所折射呈現的自己,就更為失真了。
  又好比說,藉由他人口舌,讓史比特瓦根說說「喬斯達先生是個怎樣的人」,或讓艾莉娜喬斯達說說「喬納森是個怎樣的人」,再讓迪奧布蘭多說說「喬喬是個怎樣的人」,肯定可以得到各種不同的答案吧。

2

  純粹物理的,純粹以他者視角實際凝視自身肉體的經驗,又有多少人經歷過呢?
  迪奧布蘭多與Dio站在喬納森備戰室旁的走道交叉口上,彼此不發一語,巍然不動。
  Dio...

04 Dec 2018

  迪奧的夢的味道從泥土味變成了花香。曾經多麼污臭,現在就有多麼芬芳。但花跟泥土之間的關係是養分和成果嗎?迪奧說不是,他情願不曾沾染泥土,喬納森覺得從泥中能生出花是一件很美的事,迪奧說那是因為你只當過花,你從來沒做過泥土,這不過是花的傲慢感受。
  但你也是朵花啊,迪奧。喬納森會這麼說。
  迪奧從埋在泥土地時(或許我們該稱之為種子)就覺得自己必然要開花結果,會散發最強烈的花香,果實纍纍,要是整座花圃裡最好的一株。但聽到喬納森這麼說,他才又有了被埋回土裡的感覺。
  喬納森喬斯達無心的行為和話語總會把迪奧布蘭多打回原型,告訴他什麼才是真正擁有良好品種的鮮花,而什麼是噴上廉價香水的人造假花。

18 Nov 2018

  他用起髮膠,綁了辮子,頭髮長長後他和他母親便不再說話了。儘管他們以前說的話也實在不多,她甚至不願意看他一眼,像是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在十多年前所經歷的遭遇。屬於她的眼睛和她的頭髮在一夜間從他身上脫落,一只毛毛蟲羽化為蝶,破蛹而出。他從儲物室裡出來,對著母親的房門說,那我走了,兩位請保重。她壓藏在底層櫃子裡的事物便化作一顆花種握在他掌心。而後如同潛伏於他體內的種子般茁壯、開花、結果,自花蕊中吐出了一張相片。一開始他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它和他,但後來就明白了。

08 Nov 2018

  那到底是個箱子,還是間房子,明智吾郎已經搞不清了。有時他覺得那是一個箱子,又有時候,他發現自己待在那個箱子裡(不就變成房子了嗎?)——當然,更多時候,他傾向去覺得那東西什麼也不是。沒有人見過箱的內部,沒有人進過他的房內。在裡面的時候他便縮起手腳,瞪著牆壁;在外面的時候他捧著它,捂著它,假裝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假裝不需要任何人知道箱子的存在。明智吾郎不曉得該如何稱呼這樣的東西,直到有天他打開箱子,穿上放在裡頭的衣服,他知道它的名字,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名字。


---


個人覺得覺得先有洛基才有羅賓漢,最近認真想了一下,羅賓漢並不是洛基的表面,洛基也不是羅賓漢的本質,Persona表現...

10 Oct 2018

  少年有雙和他外表不符的大手。甚至比同年齡的人都要來得大,指節分明,操持韁繩與刀刃的掌心鍛鍊痕跡清晰可見。彷彿那時候的他從手掌開始,正迫不可待地褪下青春少年稚氣,準備成為真正的男人──成為一名王。屬於未來征服之王的那雙手撫上其師,在膝蓋打轉,並不急著向前探去,只讓拇指腹細小的繭在布料上來回摩娑。他的老師的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起來,臉上先是泛起一絲驚愕的慘白,才開始起了細汗,眉頭緊蹙。長髮自肩頭細細滑落,他側過頭不敢看他,內心充滿難以置信的震憾。

  少年說老師你看看我嘛。

  又說:你別逃呀。

  他本想說我沒有,當時不曾現在也不會,言詞卻堵在喉結的位置,吐不出口又嚥不下去。那雙手便順...

27 Sep 2018

土曜日

  亞歷山大總覺得有些奇特,他的老師──擁有成人外貌時──總是過於內斂,鏡面後的雙眼低低垂下,嚴肅如眉間皺褶。或是給予教誨,或是謙敬之詞,都體現得太過退卻,像在劃分界線,只要向其走上一步,他的老師便表態溫順地順勢後退。
  又不是在跳舞。亞歷山大想。要真跳場舞也可以呀。
  他們之間存在著一個被對方所掌控的安全距離,儘管這態度不是單獨針對自己,而是一視同仁,或許他的老師個性就是如此,然而亞歷山大依舊感到有些納悶。倒還不如他的少年時代,儘管依然不是非常坦率,對於喜怒哀樂的表現卻非常直接易懂(雖然每當他叫比自己年長一些的少年老師時,他便露出一種介於得意和困窘間的神情,夾著一些不知所措,所以...

23 Sep 2018

石牡丹(下)



  百正好翻了個身,千順勢從床上溜下。活動活動僵硬的筋骨,伸手摸昨晚撞到的地方,所幸並沒有留下傷口,就是腫了點。千的手指從後腦的腫包移到前額,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慢吞吞地洗臉刷牙,汲著拖鞋進廚房煮湯。
  百近年開始在酒會結束後跑來他家留宿,解宿醉料理做起來是駕輕就熟,平時千會事先備好料,這樣隔天很快就可以做好,尤其他早上又起不來。千從冰箱裡拿出食材,洗淨的鍋碗在流理台上排列整齊,昆布等著泡軟,蜆仔在鹽水吐沙。千切好豆腐和青蔥後,在等待期間幫屋裡的植物澆水,又到臥室查看百的狀況。百還在睡,千不知道這樣算有事還是沒事,捨不得把百叫醒,只好先做些目前的自己做得到的事。他回到廚房,掀開爐上鍋蓋,將食材依...

28 Jul 2018

石牡丹(上)



  由於壓迫造成的麻痺感從指尖緩慢攀爬,行經手臂,像是要展現神經系統是如何分布於體內那樣地抵達肩膀。試著動了動手指,馬上因為發麻加劇而作罷。到了刺痛的程度。千昏昏沉沉睜開一個細小的縫,在模糊視線中捕捉到已經很久沒看到的搭檔的睡臉。他們昨晚有洗澡嗎?好像有,又好像沒有。頭很痛,記憶還留著,縮回不小心露出棉被外變得冰冷冷的腳丫。
  狂歡後的隔天不用工作真是太棒了。這可要好好感謝小岡才行呢。千決定不去算今天過後要再多久才有休假,總之他要好好享受和百一起賴床的當下。
  昨晚徹夜未眠的大有人在。
  他睽違多年在沒有熬夜的日子比百早起,醒來時連自己都很訝異。不過客觀來說,他醒得並不早,陽光早已穿透窗簾,在

25 Jul 2018

啓蟄



  王馬小吉像道春雷,總在意外中悶然作響。撕裂帶有寒意的空氣,產生裂痕,對比前後,有多麼地不合時宜,就有多麼地理所當然。
  春雷一落,蟄伏於洞穴土壤中的昆蟲動物紛紛驚而走之。稱之為現象,卻並非是種肯定無比的宣告,宣告在那之前便是冬的終焉,又或在此以後即為春之伊始。季節交替時氣象總是迷離反覆,綿綿春雨伴隨而來,澆熄了原野的枯竭,挾帶水分與霧氣,使他望不清遠方,光是顧及周身就費盡力氣。
  然而每逢春季必有春雷,要說最原終一對此沒有絲毫的心理準備,倒成了謊言。

  雨期進入第三天。讀到一半的小說的書頁邊緣潮濕翻起,他試著用指尖撫平,卻屢屢不見成效。上午停過雨,一個小時左右,等到懷抱僥倖心態的他用完午餐...

14 Jun 2018

Lacrimosa



  生前的我曾見過死神。
  這很有名吧?「我們舉世聞名的大音樂家,偉大又天賦異稟的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受死神之託寫下《安魂曲》」的傳說!
  那麼、所以說、到底、究竟──事實又是如何呢?

  想必你也知道(或者你以後就會知道),對從者而言,睡眠並非必要之物,更像是種消遣娛樂,就和音樂一樣,是滋潤生活的事物。每當演奏完《安魂曲》,若我沒有到處溜達,而是回到個室試著小睡片刻,猜猜我夢見了誰?──對,沒錯!就是你喔,薩里耶利!「你竟然變成了灰衣男呢」!
  難道你不好奇嗎?眾口鑠金的流言反彈回「受害者」的身上,讓那時出現在我面前的死神長出了你的模樣來。第一次我說:「嗨!好久不見啦,薩里耶利。」你像個...

28 May 2018

ICE5販售刊物一覽

攤位:D05 Tree Hole

刊物名:《The Eternity》
取向:JOJO的奇妙冒險 迪奧布蘭多/DIO中心
規格:A5/92P/R18/180 NTD
試閱:http://graygraygray.lofter.com/post/1e7738_12572307

刊物名:《明晰な白昼》
取向:彈丸論破系列 日狛
規格:B6/52P/R18/150 NTD
試閱:http://graygraygray.lofter.com/post/1e7738_f52f2b0

篇名:〈Lacrimosa〉
取向:Fate/Grand Order 音樂家組
規格:免費
試閱:如圖

22 May 2018
1 2 3 4 5 6 7
© Gray,gray,g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