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じ人生ニシュウメ

※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日向創中心

※各種通篇大捏他

※無視動畫3設定的作品


  「──好燙!」

  他驚叫出聲,並沒有被誰的呼喊喚醒。砂礫在艷陽照射下不斷提高溫度,灼燒他的背部。睜開眼睛的瞬間,由於突如其來的強光再度閉起雙眼。他在原地翻過身,好不容易躲進椰子樹葉組成的陰影中,環顧四周,之前與之後的記憶,一片空白。乾淨的沙灘上只有他一人,椰子樹與海水的正中央搭著一個由十六個站臺圍繞起的木製圓環,他不明所以,真要對此發表感想,只覺得莫名其妙。奇怪的是,他並不感到害怕,明明置身陌生的場所,卻好像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他一邊想著自己是誰,又為什麼會在海邊醒來,試...

10 Aug 2017

狛枝中心本《悪夢と楽園》网路全文再录



※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狛枝凪斗と江ノ島盾子

※狛枝凪斗と苗木誠

※狛枝凪斗と日向創

※将四年前,2013年8月出的狛枝中心本《悪夢と楽園》全文公布到网路上,总共有三篇,约四万五千字(有标CP但完全没做一个CP该做的事甚至没有恋爱情感)封面和三张内文插图都是由十翼负责,谢谢十翼……谢谢弹丸论破让我认识十翼……本来觉得出完这本自己就圆满了没想到还是又出了一本日向中心跟两本日狛,爱到卡惨死,也没想到磕磕绊绊也跟他们走了四年……!谢谢日向跟狛枝。因为弹丸论破认识了好多人都非常开心!最喜欢弹丸论破了!因为是2013年出的所以很多地方都有被后面出的作品打脸,请见谅!!


---...

07 Aug 2017

蝋燭の炎

※FF15

※伊格尼斯與諾克提斯

焚き火的前傳番外


  自從諾克提斯王子誕生後,伊格尼斯就負起照顧他的職責。

  當然,這並不是餵哺或養育的意思。實際上他們只差了兩歲,論起「照顧」,至少在最初的十年內,兩人同樣都處於被人照顧的身份,關係與其說是君臣,更像是普通的童年玩伴。──儘管諾克提斯王子一點也不「普通」。幼兒的他伏趴在床邊,用短而白胖的手指輕戳著嬰孩的諾克提斯臉頰上的酒窩。像這樣兩人待在一起玩耍的模樣伊格尼斯看過好幾次,堂而皇之地收進皇家相冊之中。

  等到伊格尼斯長大來看,這是多麼失分寸而逾越的行為,當時隨侍在側的父親卻也沒有阻止,甚至還拍成了照片。他知道自己的嚴謹性格正...

17 Jul 2017

senaka

※ユーリ!!!on ice


  維克多特別喜歡摸勇利的背,右手鑽進T恤裡,趁勇利睡著時,輕輕撫摸他的脊椎骨。左手在勇利的脖子下,而勇利的右手在維克多的脖子下,左手貼著他的胸前。維克多很喜歡這種相擁入眠的姿勢,只是,老天,他想勇利是太缺少與人擁抱的經驗了,一覺醒來總會發麻痠疼,所以他們偶爾才會做一次。

  雖然醒著的時候也會摸,但勇利總是喊癢,馬上就會拉緊衣服要他別這麼做,維克多只好趁勇利睡著盡情地摸。勇利背部的肌肉比看起來要來得結實,彈性和觸感都很好,皮膚在日本人中也算是白皙,平常不太會露出來,有種情色的感覺。經過鍛鍊後減去脂肪,留下來的肌肉份量不多不少剛剛好──維克多沒有那麼喜歡肌肉...

17 Jul 2017

バウムクーヘン

※ペルソナ5

※主明


  我們在淺草見面了。其實是場偶然。他站在大排長龍的人潮之中,穿著得體,並不張揚,我還是一眼就看見他了。隊伍的源頭是最近很火熱的年輪蛋糕,之前聽杏提過,當天我們在放學後過來試著碰碰運氣,可惜早早便賣光了。就連站在對街也能聞到蛋糕出爐後濃郁的砂糖奶油香氣,我停下腳步,他轉過頭來,同樣一眼便看見我了。

  看著對街的我,正張口準備要說點什麼時,隊伍便輪到他了。他向我點了點頭才走進店面,五分鐘後,雙手各提一個提袋,越過街道,沾上砂糖和奶油的味道,有些甜膩地,站到我的面前。

  「真巧啊,在這裡碰到你。」他面帶友善的微笑,往我身後望:「你的同伴呢?」

  我說沒有,...

04 Jul 2017

エリシアのアップルパイ

※鋼の錬金術師


  愛莉希亞今年十三歲了。今年正是要去中學的年紀,她在數學方面的表現特別優異,已經開始學習二年級的課程。除了數學,她也對料理抱持著濃厚的興趣,或許是因為她有一個擅於料理的媽媽。前些日子溫莉姊姊來到中央市玩的時候,愛莉希亞還親自烤了蘋果派給大家吃。(雖然媽媽有在旁邊幫忙)愛莉希亞問:「這次愛德華哥哥沒有來嗎?」溫莉嚥下嘴裡的餡料,笑著說:「嗯──大概又去哪裡旅行了吧。」

  愛莉希亞嘟著嘴說:「愛德華哥哥總是喜歡到處跑!」

  「沒關係啦,」溫莉說,「他就是這種人嘛。」

  媽媽則笑咪咪地說:「唉呀,就算愛德華不在身邊,溫莉也能感受到他的愛呢。」

  「啊!愛莉希亞...

25 Jun 2017

吾郎

※ペルソナ5

※明智吾郎


  「哐啷」,清脆的一聲,明智吾郎解下一直覆在臉上的頭盔,吁出一口長長的氣,直接向後倒在房間的床上。分明不是信任,大部分是源於對他而言極為難得的消極,明智就這樣瞧也不瞧地向後倒去。床墊包覆他,質地柔軟細膩──啊啊,是張好床。這一刻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單純的感嘆還是忌妒。凝視著天花板,沒有放過任何一處的奢華雕飾,繁複的花紋令他有些眼花撩亂。明智翻過身,側躺著聆聽陽台傳來的海浪聲。他進來時就把玻璃拉門這樣半開著,也不想再起身去關。

  豔紅似血的天空籠罩著整座客船,現實世界是個晴朗的好天,六月已經開始變得炎熱,再過一陣子梅雨季就要來了。明天還得上課啊。明智不著...

02 Jun 2017

熟成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親子分

@言わぬが花 生日快樂!


  羅維諾喜歡番茄。
  這很正常。身為一個道地的義大利人,沒有人是不喜歡番茄的。──好吧,身為一個南義大利人。看著在一旁傻傻地吃披薩的笨蛋弟弟,羅維諾翻了個白眼,罵罵咧咧地走開了。

  今天是久違的見面日。這些年兩兄弟聚少離多,絕大部份的時間他都待在西班牙家,而弟弟則在奧地利家裡,又經過好些年,他們變得不像離別時那樣,身子抽高、聲音也變得比以前低啞,女僕裝也不再穿了。偶爾見一次面總讓他感到彆扭不已,羅維諾踢著路上的小石子,邊走邊吃番茄,在附近兜著圈子。紙袋裡的番茄逐漸告罄,正覺煩悶,恰巧看見路邊有座...

28 May 2017

鹿

※NieR:Automata


  2B和9S在今天第一次殺了「生物」。是一隻鹿。在廢墟城市裡悠晃,碰巧走入狹窄廢樓間的夾縫,9S首先感測到的是面前成堆現身的機械生物,接著才是那無害的鹿。為什麼不像平常那樣跑走?接近後仍不逃走的動物最近日漸增加。或許是因為剛抵達廢墟城市的2B朝鹿開槍時被踢了一腳,損害不算輕,自此以後便有意和動物們保持距離。

  2B在執行任務的途中與機械生物進行了一場激戰,那只鹿被流彈波及,前腳仰起,紅色的血液紛飛。紅色血液。濺了些在2B的刀刃和裙襬,很快地便沾到爆炸破碎的機體上頭。它們只是一些無用的廢鐵塊嗎?見識過村子的2B已經不敢給予百分之百的肯定答案,決定予以保留...

25 May 2017

夜の剣

※Final Fantasy15

※ノクティス


  諾克提斯從小便認為:他終究是要變成一把劍的。

  當他還很小很小,不曾受過傷,可以毫不彆扭地坐在父王懷中,父子倆一起坐在那張很大很大的王椅上,耐不住央求,父王會說故事給他聽。大部分是前代國王告訴他的、史書上記載的、流傳於傳說中的、還有父王自己的經歷。一些關於這個國家,與王族,與使命的故事。

  然後呢?父王進到陵墓後發生什麼事了?他急著問,一心只在乎被中斷的故事結局。

  然後啊……

  父王頓了頓,雙手一揮,頓時間,兩人便被數把武器環繞,像是由光影組成的,如夢似幻的劍、刀刃、弓具、盾、甚至權杖。他們一同伸出手,粒子流過眼前,...

21 May 2017

アイランド?



※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狛日

※ICE4活動小報


  「日向同學。」

  「日向同學。」

  「吶,我說日向同學啊。」

  「……啊?」

  日向創這才從恍神中回復過來,愣了愣,很是遲鈍地看向在面前揮手的狛枝凪斗。狛枝站在樹蔭下微歪著頭,嘴角掛著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淺色眸子盯著他,問:「日向同學,你有在聽嗎?」

  「抱歉,剛剛沒聽見。你說什麼?」

  狛枝見他這副迷糊的樣子,笑意更深了,說道:「沒什麼,我只是要跟你說,再不抓緊時間的話,太陽就要下山囉。」

  日向低下頭,看見手上拿著的鏟子跟水桶,「啊」地叫出了聲。他站在前往沙灘的路上,看起來正準備要前往採集作...

14 May 2017

※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狛枝咯咯笑了起來。我很少看見他這樣笑。不是總帶在唇間的一抹淺笑,只是牽動顏面神經的笑法,是並非敷衍過場的,真的覺得有趣才笑的,發自內心的笑。如果這才叫做「真正的笑」的話,恐怕我從沒見過幾次狛枝的笑容吧。我把自己的看法說給狛枝聽後,他說:我一直都是發自內心在笑的呀。我說不你才沒有,狛枝便問:日向同學才是都不怎麼笑呢。為什麼總是不笑呢?我思考了一下,把問題丟回去給狛枝,問道:你笑的時候,都會想什麼?聽見這個問題,狛枝用著意味深長的眼神盯著我瞧,才緩緩地說:不需要想什麼吧,「笑」也需要理由嗎?看著被反將了一軍而一時語塞說不出話的我,狛枝發自內心地,咯咯笑了起來。

09 May 2017
1 2 3 4 5 6 7
© Gray,gray,gray | Powered by LOFTER